佼佼

【飞流】懂事以后

心疼飞流

深海不是鳕鱼堡:

飞流当初是被药伤了脑子,当时盟内的人都知道这孩子治愈的可能性不大,很是心疼惋惜。


 


梅长苏走后,飞流一直跟着蔺晨,与其说是跟着蔺晨,倒不如说是蔺晨一定要带着他。只要他消失超过一天,神通广大的琅琊阁阁主必倾尽百般能耐也要找到这孩子,然后狠狠教训一顿。


不过,教训这个词言重了。


 


“飞流,你也太不让我省心了。”


“不要你管!”飞流此时是被吉婶的饺子留住了脚步。


“反了你了!”蔺晨头疼不已,背过手叹了口气道:“那你要谁管你?”


“苏哥哥……”飞流说的很慢很轻,只要这时他才会偷偷观察蔺晨的神色,他虽然有些心智不全,但是他知道最近只要一提起苏哥哥,周围的人都会突然不高兴。


 


蔺晨沉默了很久,久到飞流的心里都开始打鼓,他不知道这种情绪是什么,就是觉得心慌得要命。


良久,一直眺望远方的人叹了口气,然后转过身,坐在了飞流的身边。


 


“你想苏哥哥了吗?”


 


蔺晨的表情温润没有丝毫愠气,飞流吃下最后一个饺子,砸吧砸吧嘴,然后重重地点头。


“想!”


“好,飞流你听话,听话就能见到苏哥哥。”


“苏哥哥走很久……”飞流抠着手指头


“谁说的?”


“水牛…”


“谁让你回金陵的!”蔺晨变了脸色,没想到这孩子的武功当真是精进了太多,那日他们去金陵附近办事,只一日不见也没太在意,谁知道皇上的寝宫也说翻就翻了进去。


飞流不敢再多说这件事,往后躲了躲,和蔺晨挪开距离。


“真的?”他小声试探,早没了往日的气势。


蔺晨被他如此听话的样子逗得莞尔,又恢复如常。


“你听哥哥的话,相信你蔺晨哥哥,我一定把你治好。”


 


“治好!见苏哥哥?”


 


蔺晨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他,脸上的笑似有似无。


 


从那以后,江湖便多了一个传说,琅琊阁的阁主身边始终有一名少年,与他一同在日出时习武,日落时念书,寒冬里赏雪,盛夏游历山河。


日子就这样在四季交替中度过。


一日,蔺晨带着飞流来到一处庭院。


“蔺晨哥,吃果子。”飞流递了一个青果给正端着药碗从远处走来的蔺晨。


“飞流,”蔺晨接下果子放在一边,顺手就把药碗塞给了他,“喝药,这是最后一副药了。”


 


“你可知今日为何日。”蔺晨看着飞流,很有耐心的问。


飞流的眉宇间早已不再稚嫩青涩,他的眼睛澄澈,目光也比原来更加坚定,少时浑身都是疏冷的气息,现在也化作平静柔和。


“不知道。”飞流摇了摇头,皱眉喝下苦涩的药汤。


“走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蔺晨牵起飞流的手,朝小径通幽处走去,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隐忍,然后便不再开口。


两人仅仅走过了一段林间小路,飞流却似走过了许多年。


他感觉到心又莫名的慌乱起来,从前他不知这是何种情绪,又因何而起,如今的他读了很多书,虽然大部分都是一知半解,而对自己的情况,他也很清楚,他的心智不全恐怕很难完全治愈。


一步步走着,飞流胸中的悸动更甚,心脏跃动的鼓点声震得他很难受,等抬起头,目光定在远处时他已明白…


这种感觉是不安,是焦虑,是无以言状的心痛。


 


站在小路的尽头,那石碑前,曾经天真的少年已经长大。


 


“苏哥哥……”飞流的眼眶通红,说出这名字时,他的泪水也断线而出。


 


 “苏哥哥回不来了。”


少年终于懂了,在他懂事之后。




后记:


为什么都想要长大,长大之后真的就会快乐吗,有些事还是看不透的好,看得太透懂得太多,从此就必须背负着所有痛苦和烦恼,这大概就是成长的代价吧。


今天突然在想,也许飞流心智不全是好事,他的苏哥哥,永远活在他的心中,活在他的世界里,始终守护着他,也始终需要他的守护。




ps不虐了不虐了,今晚更新靖苏温暖第二题。

评论

热度(81)

  1. 佼佼深海火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心疼飞流
  2. total_老门深海火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虐飞流,乃大虐